科學、藝術與人生

科學與藝術之間,對於已投入陶瓷世界近五十年的薛瑞芳而言,它們不是天坪的二端,而是形成了生命的全部 – 科學之門,開啟了薛瑞芳前半段的人生,藝術的出現,讓他後半段的人生,沈浸在科學與藝術結合之美裡。


薛瑞芳 - 一個在鄉下長大的孩子,人生對他來說,也像個「油麻菜仔」,種子隨風吹到那,那裡就是家。他唯一清楚的就是自小對於科學 - 化學、數學的喜愛。1965年,從中興大學應用數學系畢業,薛瑞芳在亞洲航空以及中華航空擔任品管工程師的工作。這樣的經驗,曾經讓薛瑞芳以為自己未來的人生將會和機械為伍,直到退休。然而,命運之神還是讓薛瑞芳的人生,在和藝術相會之後轉彎。因為和妻子林峰子 ( 「台灣陶藝之父」林葆家之女) 的相遇,讓他跨進了陶藝世界。1974年,正式的接下林葆家的「陶林工房」,成立了「陶林彩瓷廠」,人生從此和科學與藝術密不可分 。因此,薛瑞芳以「科學」為根基,開啟了接下來近50年的陶藝生涯。


自此,薛瑞芳花了大半輩子的時間,體驗「高溫化學」- 物質材料經歷高溫作用,產生的化學反應 – 所來來的驚喜! 像是薛瑞芳藉由古詩「雨過天青雲破處,者般顏色作將來」形容青瓷精典釉色的精采,亦或是經由數千次在高溫的窯室 (kiln chamber) 裡,經窯燒、氧化鐵讓釉色呈現無數的變化。為了延續「陶林工房」的運作,薛瑞芳在陶瓷世界裡沈浸數十年,看盡市場起起伏伏,依舊堅持古法燒瓷的藝術。因為他相信,這門陶瓷古典傳統藝術,要有傳承,更需要被看見和記得。因此,薛瑞芳 在「 國立臺灣工藝研究發展中心」、「國立台灣藝術大學工藝設計系」以及「國立台北教育大學藝術與造形設計學系」裡,均有開設陶瓷釉藥學、黏土與窯爐專題的課程。薛瑞芳談起傳承,顯得語重心長: 「科技進步快速,現在做陶,有太多現成的釉料可以利用,但我告訴學生,要創新或者獨樹一格,還是要紮實的從材料、製作與燒成的技法,以及釉藥的調合學起,而且要經得起挫折和失敗,找到自己要的那一個釉色。」 薛瑞芳說 「初學作陶者,有關釉藥調配常常是要嚴肅面對的問題。從基礎知識與技能開始累積有益、且必要的,逐步開拓、進展、累積、精進;可承用古人所說的如 「海納百川」或「弱水三千 只取一瓢飲」。


近五十年的光陰過去了,「陶林工房」的陶瓷作品,依舊在流傳著。然而,對於薛瑞芳而言,藝術要傳承不是只是作品,而是背後的精神。在這新科技時代,不但讓陶瓷藝術可以用不同的方式流傳,同時開啟東西方文化對話的可能。希望「陶林陶藝」Tao-Lin-Studio這平台是薛瑞芳延續陶藝技法傳承,以及將陶藝之美融入西方文化的另一個開始!


#CeramicArts #Pottery #TaoLinStudio

0 views

© 2019 by Tao Lin Studio